http://www.sichuanlong.com

【新春走基层】护理员“妈妈”刘萍:将和福利院的大朋友、小朋友

『四川龙网摘要_【新春走基层】护理员“妈妈”刘萍:将和福利院的大朋友、小朋友』文/金羊网采访人员 符畅 图/通讯员 廖培金 新春将至 , 广州市社会(儿童)福利院内...


  文/金羊网采访人员 符畅

  图/通讯员 廖培金

  新春将至 , 广州市社会儿童)福利院内处处张灯结彩 , 洋溢着浓浓的节日氛围 。 红灯笼、中国结、年花等元素处处可见 。 原来 , 为了让孩子们度过一个欢乐喜庆的春节 , 今年1月初 , 福利院就开始张罗各种迎春活动 , 张挂大红灯笼、布置年花年桔、举办迎春游园会、开展趣味运动会等等 , 浓郁的过年氛围下 , 年幼的孩子们也会道一声“新年快乐” 。

  对很多人来说 , 春节象征着团圆 , 但对福利院的孩子们来说 , 福利院就是他们的家 , 而与他们朝夕相处的护理员、老师、社工、医护人员就是他们的“爸爸妈妈” 。 即将在福利院度过第15个春节的护理员刘萍 , 就是其中一个“妈妈” 。

----【新春走基层】护理员“妈妈”刘萍:将和福利院的大朋友、小朋友们度过第15个春节//----[四川龙网]

  图片为刘萍和孩子们

  瘦弱的身躯 , 撑起“大孩子”的一片天

  “我今年春节只休息三天 , 除夕夜以及年初四之后 , 我都会陪着孩子们一起过 。 ”刘萍向采访人员介绍了她今年的休假计划 。 作为一名资深护理员 , 刘萍已经在福利院度过了14个春节 , 而现在 , 她即将迎来第15个 。

  日常工作中 , 她主要的照顾对象是福利院青年区男青班的“孩子” , 这里的“孩子”年龄跨度很大 , 7-57岁的都有 。 “很多‘孩子’年龄比我还大 , 胡子都白了还得叫我一声‘萍姐’ , 有的就更直接了 , 会叫我‘妈妈’ 。 ”刘萍笑着说 。

  她坦言 , 她最开始从事的是物业管理工作 , 来到福利院 , 成为一名护理员 , 如此大跨度的职业转换是她自己也未曾想到的 。 与很多人一样 , 刘萍对福利院的印象就是孩子们绕着护理人员载歌载舞 , 在阳光下欢笑嬉戏 。 但当她进入福利院青年区男青班以后 , 她才恍然发现她想象中的福利院只是福利院现实工作的一部分 , 孩子们是会长大的 , 然而脑瘫孩子和多重残疾孩子的病痛并不会因为年龄的增长而消失 , 受智力和身体双重障碍所限 , 他们难以离开福利院进入社会 , 尽管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, 但是更多时候 , 他们是需要护理人员的帮助的 。

  “很多人都说 , 做好护理员的工作不容易 , 其实 , 做好男青班护理员的工作更难 。 ”刘萍说 , 男青班到底特殊在哪里?她认为 , 很大程度上是来自于性别之间的障碍 。 这里的收养人员均为残疾男性 , 不仅人数多 , 年龄跨度也很大 , 他们大部分存在不同程度的智力及肢体双重残疾 。

  “为了保障护理质量 , 必要的身体接触是不可避免的 。 这让几乎全是女性的护理人员感到有些尴尬 。 ”刘萍介绍 , 这种“尴尬”不仅体现在日常洗漱、更衣过程中 , 更体现在了转运、扶走的“重体力”活中 。 从外表看 , 刘萍瘦瘦小小的 , 体重尚不足90斤 , 但谁能想到 , 她的服务对象的平均体重有120斤!采访人员了解到 , 市社会福利院定期会举行消防演练 , 每到这时 , 观众都会惊讶地看着刘萍或扶着、或抱着这些“大孩子”紧急疏散 。 惊人的臂力背后 , 是她无数个日夜的努力和坚持 。

  鼓励孤弃儿童奋发图强 , 实现冠军梦

  在男青班里 , 每个孩子刘萍都能叫出名字 , 但令她印象最深刻的 , 是刚刚年满18岁的想想(化名) 。

推荐